导航菜单

姜思达发文谈高强度工作 曝自己曾体会濒死感觉

11月28日凌晨,姜思达受高以翔猝死事件影响发文谈高强度工作,并表示心疼自己团队中为工作奉献体力和精力的员工。他还回忆自己曾在一次广告拍摄中突然心跳加速,体会到了濒死的感觉。姜思达表示:“我们的梦想对现实的压榨应该有边界,这个边界需要时间去探索,我会为此努力。”

原文如下:

在这个时候,我将此信息公开给几个月来极度疲劳的姜思达工作室全员。也希望能跟业内有所交流,愿意互相学习经验,帮助彼此,在影视综艺行业(这个实际市值很小却声量很大的行业)中共同健康正常:

今天高以翔的新闻,大家也都知道了。我们在这个行业里,很多故事不用听别人的,我们心里都清楚。

今天界面新闻采访我,这件事不是采访提纲里的内容,但是我憋不住,还是把这件事提出来了。一面是人命,一面是我们自己,而在我的立场,没有哪个更次要。

事实是:我现在也无法得出结论。这已经逼近更高层面的议题了。“是野心、集体梦想、健康、生活幸福指数、金钱、攀比心的混合斗争。”这是我回答记者的话。也实事求是地说:在这个斗争里,我不知道谁能成为赢家,谁输了意味着什么。

伊木给我发过信息:“是的,你的野心就会影响很多人。”他说这话的时候是我那晚发的脾气。我的脾气有来由,却也过激。我为我的失控向大家道歉,而同时希望随着人越来越多,我们能在内容的优秀性上达成意见的统一。我对这个统一操之过急,我们需要给彼此时间,这是我去年年会说的话。我认了,我改。

在天津和张昊吉米拍摄广告片当日,我中午偷睡,突然心跳加速,大脑下沉。我明确地感觉到了危险的信号,虽然到现在我也不能确定,但那真实地让我觉得濒死。当下的我觉得即将脑出血,这是我的唯一结论。我深呼吸,缓缓醒过来。这件事对我的冲击,比我说出来要大。我直至目前惊魂甫定。

而我害怕的是,我知道这个团队的太多人,比我还累。心累,体力累,没法拉一个标尺。我很难评比一个“劳累冠军”,它往往是体力和精力共同叠加的产物。你蹦一晚上迪真的蹦不死,你心情好着呢。事情不能完全靠量化,毕竟每个人的体力上限也不一样。我心疼大家,我心疼大家的方式是我尽可能用称其赢得的经济回报回报给大家。但这个事儿依旧残忍,也不够精确,也无法为各位的幸福生活全然负责。这是我忧虑的地方,也是我现在为止熬夜思考的东西。有的人会说,有的人不会说,有的人手艺好,有的人更勤劳,有的人乐观不抱怨,有的人抱怨有糖吃,这些对我都太难了,一碗水端平太难了。但这是我的义务,我有疏忽,就得改成。我会做。大家不要为此怀疑。

我希望未来能做到两件事:

1.最后一期拍摄+未来后期时间,如果人力(供应商)能够解决我们的时间焦虑,我愿意多划预算。总导演、导演、制片部门进行核定,减少共同加班时间。能十点前回家,不拖到十点后。

2.项目结束后,不安排集体出游,和年假算起来,全员带薪休假一个月,除特殊情况外不需要坐班,保持线上沟通,爱干嘛干嘛,想去哪儿去哪儿。有事儿我扛着,有代价我担。

我希望大家有幸福生活。我们的梦想对现实的压榨应该有边界。这个边界需要时间去探索,我会为此努力。

姜思达

郑重声明: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,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,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,多谢。